合肥圣成隆化工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51-458655
邮箱:service@fsyichuang.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安防中小企业融资“难能可贵”

编辑:合肥圣成隆化工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安防中小企业融资“难能可贵”
今年4月下旬,浙江温州“中小企业倒闭潮”平息不久,东莞中小企业倒闭潮又卷土重来。面对这样的经济局面,上海知名财经评论员朱大鸣这句话直戳中小企业内心的伤痛。

尽管浙江和广东官方回驳了“中小企业倒闭潮”的说法,但关于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却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据了解,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安防行业在今年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融资难问题。中小企业倒闭潮是否会波及为数不少的,迫切需要融资的安防企业?日益趋紧的融资渠道给安防行业中小企业留了多大的口子?如何正确看待融资问题?

一场关于安防行业融资问题的探索热潮,带着8月的酷热滚滚奔袭而来。近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获悉,安防融资的现状及特征可用“难能可贵”来概括。安防融资虽然“难”,但绝非难到融不到资的地步,“能”融资,只是付出的成本有点“贵”。

安防融资现状融资渠道难,选择渠道难上难

浙江温州4月出现的“中小企业倒闭潮”及东莞惊现的“中小企业倒闭潮”,虽然被官方否认。但官方承认了一个事实——中小企业融资难。

安防行业的融资现状如何?在记者的调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中小企业走银行这个大众首选融资渠道确实难。但整个融资现状并非传说中的那么难,让众多有融资需求的中小企业为难的却是在日益活跃的民间借贷机构中如何选择的问题。

因为,目前全国范围拥有正规牌照的小额贷款公司仅仅在1500家上下,更多的“民间借贷公司”则依然在身份不明的灰色地带徘徊,令人难辨真假。

一家安防企业的融资经历

安防行业虽然很朝阳,但多数企业底子较薄。这让为数不少的中小安防企业面临着这样一种尴尬——左手随时可抓到发展机遇,右手却怎么也抓不到发展资金。

阵列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阵列科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该公司董事长曲振江的印象中,融资是一件让人五味杂陈的事。阵列科技创立时,也是曲振江体验融资之路的开端。为给自己刚开的公司谋求第一笔发展资金,曲振江开始四处奔走。

“那个时候银行借贷还不是十分紧张,但是我为公司发展融得的第一笔资金却并不顺利。贷款资金低于100万的公司,银行基本从来不会考虑。这就是为什么中小企业借款难的首要原因。”曲振江告诉记者。

据了解,银行借贷手续和程序也比较繁琐。在借贷之前,银行首先会对有借贷需求的公司的经营状况、历年和银行的交易数目、交易情况做一个细致了解。

“企业是否盈利?盈利有多大?固定资产有多少?最重要就是厂房的产权,如果你的厂房是租来的那就甭谈。还有就是,银行会审查你申请的贷款有何用途。”曲振江说,找银行借贷,总逃不了要接受银行这样或那样的层层调查和询问。

在他看来,其他借贷机构的审核稍微宽松一点。他说,尽管其他借贷机构也会考虑这方面的情况,但是在审核方面的条件比银行稍微宽松一些。“有几年的业绩指标和办公场所或者其他一些房产,就可实现借贷。”

曲振江找银行借贷,忙活了好一阵子,但最终还是以未通过审核告终。“不通过银行其实还是有很多渠道进行融资。”银行借贷失败后,他凭借自己的关系采取了私人借贷的方法,为公司发展带来了一股资金活水。

私人借贷实际上是向朋友借贷周转资金,而借贷的利率也是比较实惠的。当时,曲振江以4个点的利息向私人借贷发展资金。但是随着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现在民间借贷利率已经上升为6个点了。

“利息都还不起,一般的民间融资机构的月利率在10个点以上,别说本金,仅仅利息就是个不小的数目。”在曲振江看来,找民间的借贷机构融资,企业承担的压力和风险都太大。

曲振江是幸运的,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历史的宠儿。“我们企业找银行没有用,不符合房产抵押或存款抵押的要求,只能寻求民间借贷。”一位安防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了该信息。向民间借贷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加剧了企业的运营成本,“现在很多民间借贷机构光利率就是十几个点,每月仅还利息都可能拖垮一个企业,我们的贷款利率也不低。”

安防融资不在难易间徘徊

安防企业融资难?记者在调查中得到两种截然相反的答案。虽然多数有融资需求的企业表示融资难,但也有少数企业表示融资并不难。

不久前,记者在与深圳市南泽电子有限公司及深圳东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闲聊时,都谈及中小安防企业融资问题。这两家企业负责人都告诉记者,他们的企业不但没遇到融资难的问题,相反有不少风投公司或者民间资本主动想与他们合作。

通过深入交谈,这两家公司负责人道出了一个共同原因,他们均有“好的技术、产品和项目”。风投公司等民间资本的垂青倒让他们感到有些为难——“要不要与他们合作?”、“与谁合作最好?”成为了他们要细心琢磨的事。

而向记者大吐融资难苦水的企业,基本上都将矛头指向了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及持续攀高的通胀压力。

据了解,6月20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再次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今年第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是去年以来第12次上调,这将使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5%的历史高位。随着本次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银行将再冻结3800亿。持续收缩市场资金不仅体现了官方紧缩货币政策的态度,同时也可能引发中小企业生存压力加大的担忧,这可能会进一步拖累实体经济。

此外,CPI连创新高,物价上涨、通胀压力的不断增长,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暴露在中国中小企业面前的矛盾日益凸显。

与往年相比,今年中小企业主要面临着人工成本提高、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结款趋紧、电力供应限制、赋税成本较大等压力,企业发展举步维艰。加之4月下旬温州出现的中小企业倒闭潮和紧随其后的东莞中小企业倒闭潮阴影的笼罩,让多数中小企业背上了沉重的经济压力和思想包袱。

“中小企业不生产是死,生产了死得更快!”安防企业融资问题,已不再是渠道的难或者易的问题,多数企业主已陷入左右为难,踌躇徘徊的思虑状态。因为,目前全国范围拥有正规牌照的小额贷款公司仅仅在1500家上下,更多的“民间借贷公司”则依然在身份不明的灰色地带徘徊,令人难辨真假。

融资渠道探析银行傍“大款”民间融资渠道活跃

上帝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这句话用来形容安防行业及其他中小企业密集型行业再贴切不过了。

在调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个现实。在银行融资方面,中小企业确实很难,除了条件苛刻,还因为银行偏爱实力强大的大型企业。但在银行融资这扇“首选”融资渠道大门越关越紧的时候,民间融资却日渐活跃。尽管是出于无奈,但目前中小企业已偏向风投等民间融资渠道已成不争事实。

7月27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在北京发布的《小企业经营与融资困境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目前有63%的小企业有融资需求,而其主要的融资渠道50%是通过亲友及民间借贷,银行仅占15%。

银行融资渠道喜欢傍“大款”

贷款“歧视”现象在各种金融机构中普遍存在。特别是银行,他们愿意信贷“批发”,而不愿意“零售”,因为“零售”放贷的平均成本要比“批发”高很多。因此,银行乐意“傍大款”。

深圳市中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彭懿告诉记者,该公司一直有融资计划,但是苦于没有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使得该计划一再搁浅。

彭懿指的合作伙伴是贷款利率合理的风投机构。“要想从银行贷款那是难上加难,银行本身对中小企业就有歧视,贷的资金额度不够大或者企业实力不够雄厚的话那是甭想贷款。”而且这次彭懿想要就是流动资金的融资,这就难上加难。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促进办事处徐天宏教授告诉记者,“流动资金贷款作为一种高效实用的融资手段,具有贷款期限短、手续简便、周转性较强、融资成本较低的特点,因此成为深受广大客户欢迎的银行业务。但是在对正在发展中的中小型安防企业来说恐怕是难于上青天。银行在压缩银根以后对中小型企业很少关顾了。”

尽管在今年6月,银监会发布了“银十条”。“但是政策规政策,最后的实施还是存在各种不利因素。”徐天宏表示。

彭懿表示,虽然经常会接到一些民间投资机构的电话,“但是不敢贷,你想想民间借贷成本比银行的的成本高出好几倍,这只会加剧企业发展成本而不会带来融资的利好。”

当然银行借贷无疑是众多安防企业的最初想法,“你在银行有没有熟人,可否帮我引荐。”在临行前,他向记者咨询银行是否有关系帮他贷款。除了傍大款,关系也成为了很多银行借贷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5大国家银行,除了常规的评估还需要一定关系,当然商业银行对关系会看得轻一点。”曲振江表示。

信用担保的滞后也使得很多企业被拒之门外。曲振江说,自己公司原来就是缺乏担保而被很银行拒绝,“就算有房产、有良好的信用记录还需要担保。”据了解,和曲振江一样,因无法落实担保而被拒贷的比例也很高。

“目前面向中小企业的信用担保业发展滞后,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的专门机构少,银行常常因中小企业贷款监控成本高、风险大而不愿意放款。中小企业贷款的不良记录影响了银行的积极性。”徐天宏说。

“除了傍大款,傍政府项目也成为了很多安防企业的选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国内某上市公司全部接受政府订单来扩大生产和进行投资。依靠政府或许能更好的获得银行和其他融资机构的认可。”

上一条:2015年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前景展望 下一条:债务危机困扰欧元,欧元/英镑呈弱势形态